返回首页

(原创) 我自己写的小说,希望大家给点意见。。。
 
1 (原创) 我自己写的小说,希望大家给点意见。。。
书名 八极魔纹
第一章 始
寂静的风轻轻的吹动着,轻拂过这片寂静的草地。天空中几个黑点慢慢的飘过来,越来越大,竟然是一群从没见过的怪兽,鸟身,如狼般的头,双爪刚健有力,那丈许来长的翅膀忽闪忽闪的拍打着,虽然同样刚健有力,但是却有一丝的慌张。
嘎嘎嘎。。。的叫声打破了草原的沉寂,叫声中充满了恐惧。似乎有些更加强大的存在威胁着他们一般。能威胁到雷翔兽这种在荒蛮平原上近乎无敌存在的那就只有那群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来到这个草原的人类。
嗷嗷嗷。。。又是几声叫声由远及近飘了过来,数十条人影带着飕飕飕的破空声以及快的速度飞奔而来。仅仅一条遮羞的兽皮遮着下体,上身不着片缕。看那结实,黝黑,布满伤痕的肌肉分明就是究竟战场的战士的标志。右手拿标枪,右臂轮圆,如一轮满月一样,嗤。。。一极快的速度向天空中的雷翔兽飞奔而去。随后,又是几声,每一个声音都带走了一个雷翔兽的生命。恐惧带给人巨大的潜力,人是如此,动物亦是如此,在嘎嘎嘎的叫声中,剩下的雷翔兽齐齐的掉过了头,向着地面上的人类俯冲过去,嘴张的如海碗一般大小,噼啪的声音从雷翔兽的嘴里发了出来,随后一丝丝白色的光芒汇聚在了雷翔兽的嘴里,嘎。。。
仿佛最后的哀鸣一般,一股足足有手臂粗细的白色电光从那些雷翔兽的嘴里发了出来,每一道电光都精确无误的命中了地上的一个人类。被击中的人类立刻变的如焦炭一样,全无一点声息。雷翔兽眼中带着那种的报大仇后才有的满足感缓缓地落在了地上。可是等待它们的却是更多的标枪。
那些人类似乎已经见惯了这种事情,对倒在地上的同类充耳不闻,眼中全是冷漠,扛起地上那足足是自己体重数十倍的雷翔兽尸体向着刚才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夕阳西下,天边的云就像那烧红的洛铁一般,瑰异美丽,不停的变幻着形状,一会变的如仙佛一般静寂安详,一会又会如那来自九幽之地的罗刹魔神一般,令人心中泛起淡淡的凉意。
仔细看那天地一线间,一个个小小的‘蘑菇’矗立在那里,火红的夕阳照耀下,却都变成了一个个火红色‘蘑菇’,眼力好的人想必一下就能看清那些‘蘑菇’竟是一个个直径数百丈的大帐篷。
不多不少刚好九九八十一个帐篷,按照一个奇异的阵法排列着,中间却是有一个更大的帐篷矗立在那里。方圆千里的天地灵力被这个由一大堆帐篷组成的奇异阵法产生的那超强的吸引力给全部聚集在了一起,有如实质的天地灵力在阵法上空盘旋着,飞舞着。八十一条水桶粗的灵力带从天而下,就像是不要钱的水一般,从天上泼洒而下,那些帐篷就宛若黑洞一般,疯狂的吮吸着天地灵力。
帐篷内一个个有点仙风道骨的术士盘膝而坐,仔细数来却也有万人之多,手掐印决,头顶上或多或少已经隐现出或是三色莲台,或是魔神像,分明已经是道法有成之人,此时却像老鼠一样被挤在一块,近万人挤在一个帐篷里。
一条条淡金色细丝,分明就是已经凝结成实质的天地灵力将这八十一顶帐篷连接在一起,金色光芒闪过,那些被帐篷吸收的灵力又被释放出来,不过却是更加精纯,更加凝炼了一些。
八十一根细丝齐齐的刺入了中间那顶帐篷。
帐篷内,一块块兽皮铺就而成的硕大无比的地毯上,一个面容苍白,但不失俊美,身体单薄,却不失挺拔的年轻人身着一袭白衣,右手轻轻的扇动着用不知名羽毛做成的羽扇,左手把玩着一个白玉斑指。
双目凝视着前方一个被一团金光包裹住的婴儿,那金光便是那刺入帐篷内的八十一条金色的凝成实质的天地灵力,此刻那个婴儿就像是被封入蚕茧里的蚕宝宝一般。
双眉紧锁,胖乎乎的小手紧紧的攥着,那个婴儿忍受着被八十一条如铁丝一样的灵力穿身而入,改造经脉的疼痛。婴儿的旁边,一块血一样的玉石,发出了那种仿佛风干了数日的血的颜色,一丝紫红色的光芒轻轻的破开了那一层金色的屏障,在要靠近婴儿的时候却又慢慢的淡化,淡化成一层更加稀薄,更加诡异的红色光罩,笼罩着婴儿。
作者: 121.13.152.*  2007-4-8 21:02    

2 (原创) 我自己写的小说,希望大家给点意见。。。
双目微微闭住,似乎是不忍看见这个婴儿的痛苦样,年轻人微微叹息。转头向后面一个匍匐在地上,脸近乎和地挨在一起的老人怒道:“左宰,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过空儿会在一个月之后醒来吗?为什么到现在,已经四十天了,为什么还不行来?”
微微的颤了一下,那个被称作左宰的老头颤颤巍巍的道:“啊,王啊,这个,这个微臣也不知道啊,不过自古便有圣人云‘天降将达人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
啪,那个年轻男子左手中的斑指已然变成两半了。“够了,你还能说些什么?如果不是你们这些文人,我们巫魔一族的大好河山怎么可能会拱手于人呢?以仁治天下,狗屁。”年轻人却是已经气的说出了和他身份不符的粗话。
顿了顿,慢慢的平复了心中的怒火,年轻人这才又道:“两个月,本王给你两个月时间,如果你还是找不到唤醒空儿的办法,那么,你应该知道本王的手段的。”
身子颤了颤,不停的磕着头的左宰颤巍巍的应声道:“是,微臣明白,微臣一定在两个月之内找到方法。”
躬身而退,帐篷内又陷入了一片寂静。年轻人缓步上前,右手伸出,慢慢的探向了那个被年轻人唤作空儿,艰难的忍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的婴儿。嗤。。。那已经实质的金色灵力罩和那层血红色的光罩硬是被逼了开去。
右手轻拂婴儿那如羊脂般,光洁,柔软的小脸蛋。苦笑了一声:“空儿,的确啊,天降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啊。你明白吗?父皇这是为了你,也是为了你母亲,更是为了我巫魔一族数亿万的子民啊,你母亲更是为了你和我们巫魔一族不惜牺牲自己。哎。。。”又是一声长叹,微微带了一丝唏嘘,年轻人接着自顾自的道:“我们,曾经天地的统治者,那是多么辉煌的存在啊,可是现在呢?我的人民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整天为了衣食而劳碌。你可明白?你是我们的希望,你验证了我们巫魔一族那长传已久的寓言的真实性。”
仿佛听懂了年轻人的话语,那个躺在玉床上的婴儿小手攥得更紧了。
轻轻转身,年轻人看向了帐篷中间那个用来承受重量的巨大石柱,淡淡的说:“徐杰,记清楚了吗?给本王好好的盯紧他,只要他不作出什么太出格的事,由着他。负责。。。那就不要怪本忘心狠手辣了。”
一丝丝的黑气慢慢的从那根石柱上渗出,方佛活物一般,慢慢的纠结在一起,就像一条条的长蛇般。那些黑线一点点勾勒出了一个人的面孔,然后是身子,手臂,直到一个七尺男儿的形状被凭空构造了出来,那些黑气更是满满的填充到了这个凭空出现男子身子里,随着黑气的充满,一个面孔只能用美,俊美来形容的年轻人出现在了帐篷内,虽然黑了一点。手掐印决,脸上的黑色随着印决的掐出竟然一丝丝的隐去,肤色最后竟然变得如婴儿般娇嫩。
潸然一笑,也不跪拜,只是轻轻稽首,男子抬起了自己那令女人还嫉妒的面容,很是不肖的说道:“巫魔王,您请放心,只要我徐杰出马,他是逃不出我徐杰的五指山的。”
也不去理会徐杰对自己的不敬,巫魔王用那种看宠物般的眼神看着徐杰,只是淡淡的一笑:“那就好,只要你这件事做好了,那么,右丞的位置就是你徐杰的了。”
徐杰闻言,心中大惊,惊中带喜,想他一个因小事被家族逐出家门的小子,又被仇人追杀,最后幸得这个自称巫魔王的男子所救,虽说自己在那神州浩土的天算师年轻一代中那时无人可敌,可是自己在整个天算师界中十大高手中更只能是排在后面。
惊于自己的礼遇,徐杰双膝一弯,便要跪拜下去,行那君臣大礼,只见巫魔王左手轻轻一挥,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下往上,直接拖住徐杰的身子。
此刻的徐杰就像那落在壮汉手中的小姑娘一般,心中满是惊恐和震惊。力量,绝对的力量,就算他徐杰使出全部实力双膝也不能弯下半分,令他感到恐惧的巫魔王的超强力量,看巫魔王那悠闲自在的神情,竟然有中深不见底的感觉。震惊,惊喜的是他总算找到了一个好靠山,一个任何人都感到恐惧的靠山。那么,自己的大仇何愁不报呢?
作者: 121.13.152.*  2007-4-8 21:02    

3 (原创) 我自己写的小说,希望大家给点意见。。。
想到这里,徐杰露出了令人有点心颤的阴险的笑容,双膝一弯,已然跪倒在了巫魔王的面前,却是巫魔王已经将那股令人恐惧的力道收了回去。
看着面前有如一条养了许久,对主人已经有了很强依赖性的狗一般的徐杰,巫魔王露出了许久没有出现在脸上的笑容。微微点了一下头,巫魔王微笑着说:“那徐卿家,本王还有一事,就是不知徐卿家能否答应,啊,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本王想等到空儿醒来后,有你做空儿的老师,教他做人,成事的道理。”
愣了一下,徐杰用那种很是坚毅决绝的言语回答了巫魔王的要求:“微臣一定不负大王的重托,必将自身所学尽授王子。”
此刻,这顶大帐的外面,那个被叫称作左宰的干瘪老头用袖子轻轻的擦了一下由于惊吓而流下来的冷汗,脸上露出了一幅老奸巨滑的表情,口中喃喃道:“巫魔王啊巫魔王,不错。有资格做老夫的对手,没想到仅仅万年时间,你已经有了你那死鬼父皇的八成功力。哈哈哈,有趣,你只知道左宰哈图克,你却不知那曾经的巫魔族第一巫师樊纲。这场游戏该怎么玩?嗯,那我们拭目以待吧。”说着说着,脸上露出了那种仿佛自己的老二是天底下最大的那一根的骄傲表情。
看着徐杰缓缓的,务必恭敬的外带了一丝谄媚的退出了大帐,巫魔王冷笑一声,“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金钱,美女,权势。本王只是给你一点点甜头,你便上了钩,不过不错,虽然还是一条没养熟的狗,不过放出去咬咬人,看看家还是可以的。”
双目凝视,巫魔王看着帐篷的一角,缓缓的张口道:“龙尊者,凤尊者,那就有劳二位了。”
嗤。。。一丝火星从黑暗中迸发而出,星星之火燎原,那一丝火星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变成了足有两米左右的用火形成的门,一个面容妖媚,却不失庄重,给人一种要顶礼膜拜的感觉的中年妇人缓步走了出来。身后传来了一声粗鲁的抱怨声:“奶奶的,我说凤妹,每次出场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只见一个两米左右的大汉躬身从那火门中走出,身上既有隆起,一块块的肌肉仿佛活物一般跳动着,给人的感觉就是生机,活力。坚挺的鼻子皱了皱,仿佛小狗闻见了骨头一般的闻着,好久,一声尖叫,却是这名男子发出的叫声:“啊。。。你看,你看啊,我身上的肉都糊了。”
不理会这个大汉的耍宝,巫魔王躬身一鞠,缓缓的道:“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我们不能有半点马虎。两位尊者如果发现那两人有什么异动,杀无赦。。。本王不想我们巫魔一族万年来的希望功亏一篑。再有数十年,我们巫魔一族就会又将站在世界的最高处。哈哈哈哈。。。”
那个大汉有点不解的盯着巫魔王,心中暗想:“有什么事这么高兴?莫非有大块的肉吃?”
良久,那名女子这才道:“只是,只是你为何不让王子继承那高贵的,无比辉煌的巫姓呢?”
“哈哈哈。。。“ 又是一阵大笑,最后巫魔王竟然略带了一丝哭腔叫道:“高贵吗?无比辉煌吗?那是曾经,现在呢?谁又知道曾经有过这个一个姓氏存在呢?谁会知道万年前他们的统治者那崇高无比的姓氏呢?再说,你们懂得爱情吗?莺儿出于母爱,跟是为了我们巫魔一族亿万苍生,她宁可放弃自己的生命,本王就是要让空儿记得他的母亲,记得那个崇高的姓氏叶。”
“哎,此事倒是小事,你要切记离王子醒来还有两个月,两个月后的子时,将是空儿血脉重铸,肉体重生圆满之时。到时候。。。”“到时候他的肉体强度将会达到我们黑龙一族嗯。。。最低等战士的强度。”旁边的大汉却也是无聊的要紧,赶忙插上话来。
“最。。。最低等战士?你不是说等这‘大周天聚元大阵’大成时,再加上你们黑龙一族的密法和血液,空儿的肉体强度将会和你们黑龙一族最高级的战士一样吗?”
挠了挠头,大汉很不好意思地说:“啊,其实,其实是这样的,我们的肉体强度是和我们的法力有关的,法理越高,肉体强度越强。所以,要等王子的修为达到你们所说的那个大乘时,那么他的肉体强度才会是我们最低等级的战士。”
巫魔王那个气啊,如果仅仅是这样,那还不如让空儿直接去修习巫魔一族的密法来得快呢?何必要让孩子受这个罪呢?
深知自己做错了事,那个大汉拉着中年女子便哧溜一声不见了踪影。
只剩下空中那名女子的忠告:“切记,两个月后的子时。本尊走了,等最后时刻,我等十二圣尊会全力以赴的。”
待所有人走出帐篷,只剩下中间那个被光罩笼罩的婴儿,一条金色的细线划破了两层光罩,悄悄的没入了婴儿的丹田处。

首发http://www.17k.com/html/books/0/1/141/14177/aee85a/702743.shtml
作者: 121.13.152.*  2007-4-8 21:02    

 
更多相关贴子...

 

网络淘金,就用网络信息采集大师(NetGet)。下载